首页 明星正文

张一山猴戏版《鹿鼎记》,比港版到底差在哪里?_明星新闻

美丽秘诀网

张一山版《鹿鼎记》,一打开就让观众惊呼:为什么能把韦小宝演成猴戏?

飙演技也不能把眼珠子瞪出来啊?

他一会儿像孙猴子进宫;

一会儿又像《猫和老鼠》里走出来的。

有没有人告诉他管理一下形体,驼背蜷缩显得人更干瘦,不像韦小宝,到适合演沉迷大烟的瘾君子。

这要是上《演员请就位》,李诚儒一定会痛苦地闭上双眼。

张一山的猴形演技承担了新版《鹿鼎记》90%的炮火,但出错的绝不止他一个人。

康熙在目光呆滞和表情失控之间来回切换。

唐艺昕的建宁公主明显加戏要当女一了,也没个正形,演刁蛮也不能跟张一山一样进入猴戏状态啊。

2020版《鹿鼎记》以一己之力带火了 TVB1998版《鹿鼎记》的热度,直冲豆瓣热搜榜前列,十万人打出8.8高分很厉害了,属于高分国民剧。

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新版《鹿鼎记》已有两万多人打出了2.5分。(可能由于演员粉丝的努力,这个分数时不时会飘到2.6再被拉回来。)

也就是说,该剧目前打破了金庸作品影视化的豆瓣最低分纪录。而之前最低的是2018《新笑傲江湖》,也是2.5分,但那是一万多人打出来的。论难看的影响力,还是比不过2020《鹿鼎记》。

最近十年内地拍摄金庸作品的影视化也非常密集,但绝大部分都特别特别糟糕。

我简单列一下大家感受一下

2013-2014年于正版《笑傲江湖》《神雕侠侣》

关键词:五颜六色辣眼睛、东方不败是女主角、小笼包小龙女,于正说自己的《笑傲江湖》跟李安的《少年派》差不多。

2013-2014华策版《天龙八部》《鹿鼎记》

关键词:钟汉良的乔峰滑滑板、木婉清脸上有蕾丝内裤、阿紫全身是紫色,金基范的段誉好吓人、《天龙八部》收视不佳被湖南卫视腰斩连累韩栋主演《鹿鼎记》无人问津。

2018版《新笑傲江湖》

关键词:岳不群是全剧颜值最高的男人。

2019曾舜晞主演版《倚天屠龙记》

关键词:张无忌和他的老婆们也撞脸

2020张一山主演版《鹿鼎记》

不说了

2017《射雕英雄传》是近年来比较好评的金庸改编,喜欢看的说这一版最符合原著。但我个人实在是接受不了四个男女主角,既没有特色也没有魅力。打斗慢镜头频繁使用也看得人着急。

所以 千万别说观众因为时代滤镜对旧作宽容而对新作苛刻,2017《射雕英雄传》足可证明观众是多么想鼓励现在的创作者,只要一板一眼照着拍别太雷人就行了。

贵妇人胎素多久打一次观众对于金庸剧的记忆主要分两块:一块是香港拍的,一块是张纪中拍的。在本世纪初张纪中拍的金庸剧,出来一部被骂一部,当时的网络论坛里70后还是发声主力,言必称83射雕,相当于现在咱们中年社畜活跃网友每天都在琢磨《还珠格格》。

(△2002年的网络怀念专题)

很少有人知道豆瓣刚开的时候,张纪中版《天龙八部》只有不到5分。十几年过去这部剧基本被翻案,豆瓣也打到了8.3。

(△2003年《天龙八部》播出后愤怒网友对张纪中的控诉)

其他张纪中金庸剧里,《笑傲江湖》基本被翻案(8.0),许晴从当年网友口中的“中年少妇任盈盈”变成了“超级甜美任盈盈”;《射雕英雄传》也翻案了,一大半打到7.5,周迅被群嘲的嗓音问题也有人欣赏说是别样蓉儿。

但总的来说,港版金庸影视作品,口碑依然是最高的。即便是张纪中最好评的《天龙八部》(8.3),依然打不过TVB版(8.9)。

我的童年是央视版和港版的金庸剧穿插播放的年代。小时候就有个感觉:同样剧情,我总是容易看进去港版的,哪怕明知道布景简陋,甚至设定也是简陋的,可是一旦入戏就不会追究这些,只被情感和情节吸引。

TVB版的选角首先是一绝,很多剧集都是一套人演来演去,但角色和演员气质很贴合,情节和服化道效也能最大程度帮助演员呈现角色。

陈小春和张一山,当然是张一山更符合韦小宝的年纪,陈小春年轻时就老相极了。

但陈小春的好处是既有小混混的鸡贼胡来,也有孩子气。这一版的玄桂才很好嗑,哪怕他这么多流氓套路,想到小玄子对自己挺好也会动感情。

陈小春的韦小宝内心小剧场特别多,表情丰富却又不夸张,情绪表达准确,小算盘打得可精。

张一山则随时随地表情外露,还有很多意味不明的表情,看起来傻里傻气,他能过关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只能说明剧情编排太弱了。

马浚伟不是浓眉大眼,但胜在清朗少年气,激动时双目炯炯,开心时天真简单。

新版的康熙,也是很周正一个小伙子,但是看到现在我也不记得他长啥样。因为整个人物就没立住。

唐艺昕的建宁公主用尽全身力气演出刁蛮,也没有刘玉翠的建宁生动可爱。

刘玉翠演刁蛮女孩真是一绝,阿紫和建宁都蛮横骄傲,但也有少女的可爱。

建宁更是在不讲道理和胡闹里透出对韦小宝无法舍弃的喜爱,强势的背后其实是弱势,因为无法掌控而必须剑拔弩张强行把这个人留在身边,因而常常露出隐隐的谄媚、讨好及害羞。立体动人,明知道她怪烦人的,但也不讨厌她,还会同情她。

这个当然比一个扁平撒泼打滚的建宁吸引人了。

TVB版《鹿鼎记》还有个很有港剧特色的选角是梁小冰。

梁小冰在香江美人里还是属于小家碧玉,但在古装剧里总能扣人心弦,因为呈现得合适。

陈圆圆和阿珂都是她,陈圆圆明显艳光四射又成熟,因为表情总是眉头微蹙,动作更缓慢优雅,再加上发型唇色以及音乐效果镜头语言的配合,就觉得这是绝世美人。

阿珂则更有小女孩的样子。

港片一向情节密集,信息量很大,观众才会不想换台。

新版《鹿鼎记》最硬伤的一点是疯狂删戏,但另一方面依然给观众缓慢注水空洞的观感。

这个韦小宝是五分钟进京城,十分钟就进入皇宫,第三集鳌拜被捉,第四集海公公去世。

而对此豆瓣有个评论说得很好:“没有明史案,没有丽春园,谈何《鹿鼎记》。”

删了关键剧情再注水,还是很慢很无聊,何苦来哉?

同样的场景,港片的情节和台词内核明显更精巧。

TVB版《鹿鼎记》最初,鳌拜和康熙在讨论时局,文字狱应该如何处置。这一方面暗合原著开头定下的宏大主题,一方面给天地会情节铺下线索,同时还可以交代了鳌拜跋扈且和康熙理念不同,君臣矛盾一触即发,少年康熙危机四伏。

2020版《鹿鼎记》鳌拜亮相,说的是要杀苏克萨哈,“一定要杀”“不杀也得杀”反复出现,君臣对话其实是没有太大进展的,就是一个矛盾重复表述。

之后还有一场戏,是鳌拜看康熙摔跤,康熙说练摔跤不读书了。这段就是小人书里都有的“少年康熙擒鳌拜”,听第一句就知道后面展开,果然看两集也没有多少信息增量,乏味透了。

很多人吐槽港片都是草台班子、简陋。我的感受是,明知道这些剧集在硬件上的简陋,但总是能入戏,能被故事和人物吸引,当这些元素成立,布景是简陋还是华美,院子是大是小,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印象很深的一段是TVB版《鹿鼎记》里,众人以为韦小宝已死给他烧纸,韦小宝就躲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边偷听边自言自语,非要较真的话会问:这么近怎么可能看不见!

但是看着其他人一本正经地讨好皇上称赞韦小宝是超级大好人,就有喜剧的荒诞感,陈小春这个混乱的造型配上他听到别人胡乱吹捧的得意,自然好笑。这就是四两拨千斤,会用巧劲儿,比张一山张牙舞爪的好玩多了。

TVB版总是会擅长做小细节,建宁以为韦小宝死了,烧纸人还要吃醋,不让给他烧宫女。人物立刻就生动起来。

演员和剧情都在塑造着角色。可以拿来对比的是,新版建宁明显给唐艺昕加了很多“大闹皇宫”戏份。

但除了注水和无聊,根本没有感受到建宁的可爱。偷鸟蛋戏份,她和另外一个女演员跑完了半个皇宫。

她打滚都能滚个一分多钟,纯占时长,也并不是很反映人物性格。

还有像武打动作,内地武侠都喜欢上天下地拍,显得咱场地大,显得咱镜头多,还360度旋转拍,可是这种炫技式拍摄根本留不住观众,反而想问武打动作设计,为什么没有内在逻辑?我看不出他们在攻击谁在防御谁啊?

(△慢动作到让人想退出的2019《倚天屠龙记》)

比如张一山嘴里这块布,有什么意义,直接吐了不行吗?设计设计这种细节吧别瞎折腾了。

新版《鹿鼎记》的摔跤场面,场地是比港版的大,人挺多,但胎盘素就是晃荡打闹耍猴,拖时间。

海公公死得莫名其妙,几句台词车轱辘说个半天。“咱捋捋”说好几遍也没捋出个所以然。

再想想TVB的海公公,狡诈阴森,一个眼神就吓到观众,每一次到了海公公的戏份,气氛都紧张到不行,因而看着过瘾。

没有真本事,就不要假模假式搞武打大场面,那我宁可看港剧里快速推进的比划和紧张的气氛。

再说,这一版也没有比香港所谓的“简陋”好多少,作为今天的剧来说也够简陋了,韦春花穿的这是什么?还有什么新拍版本的优势可言?

“吸引人”是一个综合的感觉。演员、情节、台词、节奏等等要综合在一起呈现最佳效果。港剧擅长把一切手段做到最恰当。

到这里我要跑题举个例子来类比,虽然《演员请就位》这个节目一周让人生气三次,但我还是通过尔冬升的只言片语里看出很多香港影视“工业”之所在,按任务吹捧关系户的胡说八道除外。

尔冬升他毒舌时提意见都比较切实际。比如让漂亮的男孩子演戏不要化妆,嘴太红了就拿打底盖一盖,否则脂粉气太重;

他提示小鲜肉,想演古装大侠,就要先练瞪眼一分钟不能眨眼睛;

他还会对没性格的演员说,不然你们先去模仿有特色的演员吧,模仿就行。

这些都是马上就能照办的意见,所以行之有效。有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,“可执行的意见”是多么重要,讲什么精神境界理想追求,对于普通人来说,太虚了,光说“领导不满意”也特别让人崩溃,你告诉我,现在应该干嘛啊。

从尔冬升那几次毒舌后的建议里,我因此也稍微有点明白为什么过去香港看起来低成本的东西,总能基准线之上。

他们在长期实践里总结出了很多让剧情紧凑、让人物立起来的实用的经验,只要资质不差都能照搬。因此演员都能在剧集里被放到最恰当的位置,剧情是扣着观众情绪走的,音乐通俗却能传递情感,妆容服饰拼的不是预算最多,而是最“合适”,最“不出戏”。

这套方法也许令艺术家不齿,创作怎么能按流水线来?但如果不是拍文艺片而是面向商业、面向市场,这些务实方法论强过很多剧组吹嘘的“你知道我们多努力吗”。当然,还有一条,规范的影视工业环境里,也不会忍耐完全不可用的人,你连不眨眼都不会,那别来啦,我换人啦。

再看看2020版《鹿鼎记》的努力,等于是瞎努力,张一山说这次创作方向是人物可爱化、卡通化、故事年轻化,放大喜剧部分。

可是《鹿鼎记》作为金庸的“封笔之作”,是反武侠,一个小流氓赢到最后,是讽刺社会出了问题。

就算你要迎合大众做喜剧,什么是喜剧呢?满地耍也不好笑啊?这是基本的“行活儿”都太差了。

港剧拍金庸,还有个优势是文化气氛和理解。

我知道张纪中的一些拍法也有他的努力,但总是觉得哪里不对,上次收到一个评论恍然大悟:咱们就是不会拍江湖,一拍就太正了。江湖是一个游离在主流之外的地方,内地创作者很难拿捏到那个感觉。

武侠是中国故事,也有很重要一部分是港台故事。

金庸梁羽生古龙是在香港或台湾写就了虚构的江湖,而这些江湖日渐生出的影视化尝试也是在早就市场化发展的港台。

香港电影工业拍摄武侠故事有一整套经验和方法论,也摸索出一套浑然天成的气质,我们的童年回忆港剧是站在香港拍了几十年武侠的基础上来做的。因而到现在看还是很有意思。

内地和港台影视刚开始合作时,很多港台明星看内地是带着崇拜光环的,他们厌恶香港的工业流水线,说香港只出明星不出艺术家。

但我们现在的行业,大部分人是既丢掉了笨拙的匠人精神,又没有学到务实的方法论。

本世纪初jbp贵妇人胎素真假张纪中兴师动众拍金庸时还是有很多重拍的噱头:祖国大好河山要入画、要拍出和港式武侠不一样的气质、会从艺术家里找角色人选(变脸大师彭登怀、舞蹈家杨丽萍、越剧名家茅威涛等)、要找我们内地风采各异的美人来重新诠释。现在张版金庸剧好几部翻案了也是因为这些理由,这是港片里没有的东西。

这次新《鹿鼎记》有人说张一山的韦小宝满嘴京腔哪里像扬州人,也有人反驳你们怎么不对港版韦小宝提口音要求。

我倒想问了,香港人过去只在本地拍粤语金庸片,是没条件在地域和口音上下功夫,本港观众也不会提这些要求。既然现在内地都翻拍了,发挥优势不会吗?为我们内地观众考虑一下不行吗?

(△京腔里加“乖乖隆地洞”也是不够的啊)

张纪中当年使的那些新招还有人说效果天雷滚滚,还说也是炒作噱头等等,而最近十年的内地翻拍金庸剧,这些心思也没动。

接下来还在路上的金庸影视作品有:王晶自我炒作好几轮的新《倚天屠龙记》、毛晓慧主演小龙女文淇郭襄二番而备受质疑的《神雕侠侣》、杨祐宁文咏珊版《天龙八部》。

而对于张一山来说,好消息是,《鹿鼎记》还是有希望不垫底的,因为包贝尔一直说要拍《鹿鼎记》,应该可以冲刺2.0的低分。

越拍越骂,越骂越拍。

金庸故事是超级大IP,但凡选角、海报,都会引发关注,这叫“自带流量”。而小说情节之丰富也让翻拍操作看起来很容易,老板会觉得随便搭个班子就能拍了。作为“项目”,重拍金庸故事很容易成立,所以在原创乏力的环境下,总有人抓着金庸小说一而再再而三地翻拍。

只是,敷衍的项目容易上马,但观众也很难买单,每次新版播出,都是老版躺赢。所以我劝视频网站还是维护好老版金庸剧版权吧,隔一段时间就要收获一批观众。

------ THE END 正文结尾 ------

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,医生的案例,避免医美陷阱,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: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品牌,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

预约微信:tianranmeiren(天然美人的全拼)


------ 奇异鸟提醒您:整容有风险,下刀需谨慎! ------

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,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,深耕医美方向,科普各种整形手术,揭秘医美骗局,如果您想悄悄变美,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,请联系我们,关于整形,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、良心的指导、专业的服务!

微信公众号:奇异鸟在东京

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,保存至本地相册,打开微信-扫一扫,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
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:

tianranmeiren(天然美人的全拼)

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,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,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,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,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。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:

qyn1314251

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-END-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igaosheng.com/stars/104495.html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