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明星正文

曹云金,一切都该结束了_明星新闻

美丽秘诀网

文/文刀贰

许久不在社交平台露面的曹云金,却又一次在热搜闹了笑话。

原因竟是曹云金深夜不顾女子的推让,硬生生将其拉上车。

在遭到质疑之后,曹云金与该名女子被迫出面澄清。

原来这一次不过是曹云金与新女友在街头打闹的戏码。

曹云金称自己以后一定会注意自己的言行。

第二天,关于他的讨论扩大范围,对于名声有损时,他又发声明警告。

可即便如此,关于他的私生活,再一次被大众拿到了桌面上,称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有人说:“金子怎么还是长不大?”

不管是与郭德纲的陈年旧事,还是当街掀桌抄凳与人打架,亦或是与前妻唐菀离婚风波。

曹云金成了大众口中的“欺师灭祖、不顾脸面、抛妻弃子”的代名词。

如今他已经走过了三十而立,到了马上要奔四的年纪。

却又因为“不靠谱”的行为被大众“鞭打”。

11年已经过去,年少的曹云金已经在那一场纷争之中悄悄改写了自己的命运。

他以为曾经的相声小王子能够顶起自己的一片天,但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记“耳光”。

如果他没有离开德云社,没有被收“云”字,变成曹金,那么他的命运又将是如何?

而他的这些“帽子”究竟何时才能被拿下?

一、

1986年,出生在天津的曹云金,彼时还叫曹金。

父亲早逝,缺少管教的曹云金变成了老师眼中的调皮鬼。

爱打爱闹,又爱表现,但是老师却不喜欢他。

同学还爱嘲笑他,这让曹云金备受打击,觉得没人看得上他。

从那时起,出人头地就成了曹云美思满的人胎素是什么金心中最大的目标。

而这也成为了他后半生的伏笔。

天津人爱听相声,曹云金也不例外。

看着电视里谈笑风云的大师们,直让曹云金心里痒痒。

在那个年代,如果会说相声,还能在学校文艺演出中拔得头筹。

于是曹云金开始拼命模仿刘宝瑞的相声,不仅能全篇背诵《官场斗》,还养成了说话抖包袱的习惯。

以至于别人在听他说话时,都会说上一句:“金子,你说话真逗。”

那时曹云金心中美得不成样子,想学相声的心一发不可收拾。

母亲带着他去拜师学艺,但曹云金从小便有自己的追求和骄傲。

一般的老师他看不上,因为在天津他只认俩人,一个是相声宗师马三立的儿子马志明,一个便是相声大师田立禾。

当年田立禾在北方曲艺学校开课,而曹云金赶上了那波红利。

在和田立禾学习《报菜名》、《十八愁》之后,曹云金又一次陷入了迷茫。

因为即便田立禾曾为他授课,但却不是曹云金的师傅,最多算是开蒙。

而开蒙不等于拜师,在相声圈里,没有师承很难登台。

在相声人才辈出的天津,曹云金想混出名堂更是难上加难。

2002年,母亲带着曹云金四处求师,在迷茫之中徘徊。

而同样迷茫的还有郭德纲与岳云鹏。

那一年,还不叫岳云鹏的岳龙刚,因为家里没钱,与牛同住牛棚,已经辍学四年之久。

在外打工的他给人看过大门,当过保安,学过电焊,干过服务员。

还曾因为6块钱被顾客为难,被人整整骂了三个小时。

那时,当一辈子服务员成了岳云鹏对人生最后的规划。

而郭德纲从天津到北京已经7年,穷得叮当响,妻子王慧将自己的车卖了,贴补家用。

回想初来北京之时的豪言壮语,势必要在北京扬名立万。

可在现实的打击下,郭德纲连饭都吃不饱。

就连他曾经的相声老师杨志刚都说:郭德纲离了我,就是死路一条。

但却不知郭德纲骨子里就是有股韧劲儿。

邯郸康业人胎素贴吧

苦苦维持生计的郭德纲,想办法与张文顺、李菁创办了德云社。

而那时德云社还叫“北京相声大会”,是一个没多少人的草台班子。

那时的三人不知命运会在一天之中将三人如数凑齐。

经过数年的努力,让德云社成为了挽救郭德纲相声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可是最好的开端又是最坏的结局。

二、

曹云金拜师无门后,曹母又想到了远在北京的郭德纲。

听说这个人现在开了相声馆,不妨让曹云金拜他为师。

可曹云金刚到郭德纲家里,就生了疑:这人这么年轻,能当我师傅吗?

许是看出了曹云金的顾虑,郭德纲当场表演了段《卖布头》。

抖机灵的包袱,和洪亮的嗓音,让曹云金打心眼里觉得服气。

可到了学相声时,郭德纲开始变得十分严厉。

每天还没等曹云金睁眼,郭德纲就站在门口注视他起床洗漱。

在大草地里开嗓练声,吃过早饭之后,曹云金又会被郭德纲的督促,开始长达一上午的练习。

几句话翻来覆去地练,只要出现一丁点错误,就要全部重新来过。

那段时期的曹云金用功刻苦,还在师傅家里忙上忙下,成了郭德纲的小跟班。

但这些在以前看来的温情时刻,在之后全都被曹云金当作郭德纲打压他的证据。

而在曹云金心里,能够一件事记14年的却与何云伟有关。

在曹云金之前,郭德纲还有一位徒弟,名叫何云伟。

在曹云金心里,师傅最喜欢的却是何云伟,郭德纲对他永远是轻言轻语,从来不斥责。

两人总是关起门说话,别人都不能进门听。

这个举动让曹云金很是受伤。

多年之后,师徒决裂之时,他还将这段往事拿到桌面上,试图与郭德纲对峙。

但却没将郭德纲的另一句话听进去:一个猴子一个栓法。

而在郭德纲的众多徒弟中,曹云金却是被他当成“儿子”一样的徒弟。

因为郭德纲面对自己的儿子郭麒麟时,也是同样采取打压教育,可是两人最终却天差地别。

在曹云金进入德云社的第二年,岳云鹏与孔云龙刚从面馆辞职,来到了德云社。

但他们却没有曹云金的好运气,能给郭德纲当“儿徒”。

不爱说话、邋里邋遢的岳云鹏成了剧团之中的“打杂工”。

彼时的曹云金已经有了几次登台经验,很快他的相声才能就开始展露。

机灵、有观众缘的曹云金成了剧团里的红人,张文顺、李文山都十分喜欢曹云金。

而郭德纲也十分中意自己的儿徒,逢人便说:小金子是我的相声小王子。

那段时期,是郭德纲与曹云金的温情时刻。

谁都知道德云社里有一对师徒,模样、性格极为相似。

纵使在2003年,德云社依旧有倒闭的危险。

但却丝毫没有影响郭德纲与曹云金的关系。

为了赚钱,郭德纲不得不参加综艺节目,被节目组关在一个玻璃柜里,只有待满了48小时才能出来。

人们围观他、取笑他,把郭德纲当猴耍。

但是为了那4000块钱,郭德纲忍着度过了那段不把他当人的日子。

时间来到2004年年底,德云社从华声天桥剧场搬到了天桥乐茶园,逐渐有了起色。

在一次偶然中,一位出租车司机给《开心茶馆》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康大鹏推荐了德云社。

康大鹏一听果然有点意思,开始在电视台连日播放,吸引了大批观众。

同年,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,虽然那时郭德纲还未发迹,但却不用再被观众当猴耍。

有了侯耀文的扶持,德云社逐渐在北京城站稳了脚跟。

在德云社开始爆火后,许久不见的杨志刚却冲出屏幕大骂郭德纲“欺师灭祖”。

曾是自己的徒弟,如今又拜在了侯门之下。

那段书信往来的骂战,却让曹云金记忆犹新,为了维护郭德纲。

曹云金写信给杨志刚:别惹我师傅生气,否则对你不客气。

这封信被杨志刚拿来当作“恐吓”的证据,但郭德纲却很是感动。

2006年,德云社迎来了行业内的高光时刻,郭德纲办了10周年专场演出,创出多项收视纪录。

郭德纲在北京多开几个场子,而张一元天桥茶馆成了郭德纲第一个看重的场地。

而这里又成了曹云金的舞台。

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,积攒了大量的粉丝,办个人专场时,常常爆满。

有人开始夸他:看你的专场,花篮都从台上码到街上了。

而曹云金却说:“同样的话,别人说出来不可乐,我说出来就是山崩地裂。”

不只有一个人觉得曹云金太狂了,但他却能将这些悉数收进自己的心里,还附带一句:

“不用谦虚,我就是好。”

逐渐走红的曹云金开始上春晚、接节目,可是师徒两人却悄悄有了裂痕。

曹云金会将见面忘记跟他打招呼的师弟拎到面前,重新来过。

在与于谦吃饭时,对着师叔说:“我养活了大半个德云社。”

而那个曾经有些小性格的曹云金,此时此刻已经飘了。

面对众人的评说,郭德纲却未露声色,而曹云金却将种种的不满积压在2010年郭德纲的生日宴会上。

那一夜曹云金与郭德纲乃至德云社决裂,发誓再也不回德云社。

而此时的郭德纲在台上颤抖唱出《未央宫》,说是照应那时的心情也丝毫不为过。

如果说这时的曹云金还在发小孩子脾气的话,那么真正的决裂却来自曹云金的真正出走。

2010年10月,郭德纲徒弟与某卫视的记者大打出手被送上了热搜,成为了当时的热点新闻。

郭德纲知道后,公开道歉,但在晚上的演出中,他调侃徒弟是“英雄”。

这一举动让郭德纲直接得罪某卫视,声讨德云社。

一夜之间下架德云社29档节目,发声明呼吁封杀郭德纲,并称其是“低俗”。

德云社几乎遭受灭顶之灾,可就在这个时期,曹云金却退出了德云社。

这让郭德纲大为神伤。

转身一看,曾经的“小杂役”岳云鹏却成长不少,站在了自己身后。

胎盘素针剂

三、

那时的郭德纲尚且不理解曾经的“儿徒”为何出走德云社,不顾昔日情分。

这个问题终于在2016年有了答案。

那一年郭德纲重修家谱,将曹云金除名,那时曹云金早已离开德云社6年之久。

而曹云金也发了长文,名为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一个了结了》。

在长文中,曹云金细数郭德纲“几宗罪”:

高达8000元的学费、被赶出家门、被郭德纲奴役、不断打压自己,以及德云社的各类往事。

字字入心、口口成怨。

而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,只有郭德纲与曹云金心中有一块明镜。

但是是非非,终究不是一个人所为。

从那之后,曹云金就被扣上了“欺师灭祖”的帽子。

有人说:千不该万不该,曹云金不该在德云社最为困难时出走。

也有人说:两人都没说真相,郭德纲也有错。

而里面的孰是孰非,相信各位看官心中早有了自己的见解。

作为看客,大众不过是看一个乐子,但郭德纲与曹云金却从此结怨。

郭德纲曾发文称:不再提起曹云金。

而曹云金曾在《吐槽大会》说:“我没有师傅。”

在大众还在两人的恩怨是非中抽不开身时,曹云金早就搭上了自己的另一趟航班,开始远航。

在离开德云社之后,曹云金开公司、上综艺、拍电影、还办起了“听云轩”,还从德云社挖走了自己的师弟。

在曹云金独自发展的那几个年头,无疑借着自己曾经的名气,登上了一个有一个高峰,听云轩一周七天场场爆满。

不仅事业高涨,还在2018年娶了自己的美娇娘唐菀。

说起唐菀,曾经也是影视圈的女明星,但在两人结婚之后,唐菀就将重心放到了家庭中。

曹云金在外忙事业,唐菀在家操持家庭。

如果结尾如同开始一般简单幸福,那么曹云金不会戴上人生的第二顶“帽子”。

在唐菀怀孕期间,曹云金就被拍到私会美女,如果这尚且是不实消息的话。

那么在两人上综艺探讨婚后消费分配时,曹云金却再一次让人大跌眼镜。

在婚前两人实行AA制,但在唐菀怀孕之后,没有工作的她提出两人消费分配3:7的要求.

但曹云金却认为:凭什么我花大头呢?

这句话一出,曹云金原本就不好的风评直线下降。

而这段感情仅仅维持一年之久就落下了帷幕。

在离婚之后,唐菀带着曹云金的500万与两人的女儿远离了这块是非之地。

而曹云金仅过2个月,就另有女友。

在感情一路下滑的他,在事业上也遭遇了滑铁卢。

曾经爆满的“听云轩”,如今却被灰尘蒙上了轻纱。

不死心的曹云金又开始在流量平台直播带货。

可是却一次又一次被观众的骂声击退。

昔日的朝阳早就在曹云金的世界里落幕。

又回到最开始提出的问题,他的“帽子”何时能被摘下?

那么就要问他何时才能“靠谱”一次。

他与郭德纲的往事注定是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麻团。

谁都不能洗脱干净,但却可以先行离场。

重归于好离他们已经太过遥远。

而曹云金的感情问题,观众却是更插不上手。

关于“情义”本是世间最难解开的谜题,但每个人对此却有一套评说。

如果说少年时期的曹云金是“得志”开场,那么青年时期的他却是“失意”落幕。

他的这段人生上半场,总会经受各种各样的解读,但时至如今,他都没将自己搞明白。

要的同时就会失去,世间的任何东西都是明码标价。

想要出人头地,就要等价换取,但他却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失去了更好的机会。

曾经的骄傲少年,如今依旧骄傲,但是却发出了人生的“唏嘘声”。

本该大好的前途,如今也陷入泥潭,真的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。

一切都该结束了,放下才会有更好的开始。

看完记得关注@文刀贰 图片来源网络 侵删

------ THE END 正文结尾 ------

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,医生的案例,避免医美陷阱,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: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品牌,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

预约微信:tianranmeiren(天然美人的全拼)


------ 奇异鸟提醒您:整容有风险,下刀需谨慎! ------

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,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,深耕医美方向,科普各种整形手术,揭秘医美骗局,如果您想悄悄变美,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,请联系我们,关于整形,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、良心的指导、专业的服务!

微信公众号:奇异鸟在东京

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,保存至本地相册,打开微信-扫一扫,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
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:

tianranmeiren(天然美人的全拼)

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,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,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,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,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。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:

qyn1314251

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-END-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igaosheng.com/stars/115957.html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