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明星正文

选秀禁令之后,没出道的爱豆要“失业”了吗?_明星新闻

美丽秘诀网

呆呆 | 作者 周矗 | 编辑

“倒奶”事件发生四个月后,选秀节目的命运终于尘埃落定。

9月2日,广电总局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》,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,选秀类节目要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,不得设置场外投票、打榜、助力等环节和通道,严禁引导、鼓励粉丝以购物、充会员等物质手段变相花钱投票。

图源: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

一纸禁令按下了偶像行业的暂停键,始于2018年的选秀“狂欢”至此告一段落。

2021年6月初,曾主管艺人事务的小林从一家偶像公司离职。他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公司的业务很单一,只做练习生和偶像,禁令对公司产生了巨大的冲击。他还听说,公司现在要被卖掉。

公司发展最好的时期,除偶像之外的工作人员就有90多人。小林离开的时候还有30多人,现在仅剩10余人。

在他看来,国内偶像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供需链:行业下属是平台,平台下属是公司,公司下属是艺人。

“这是一个完整的供需链关系。是否会受到影响,要看公司的业务板块。在这个链条关系里,最源头的选秀节目被掐掉了,如果再细分,其实影响的是做偶像业务的公司。”

禁令之后,国内偶像行业的格局是否会改变?没出道的练习生未来又将命运几何?为此,娱刺儿(ID:yuci-er)对话了多位行业人士,试图去拨开一点点“迷雾”。

国内到底有多少练习生?

2018年被很多秀粉视为“偶像元年”,现象级综艺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爆红,不仅捧红了蔡徐坤、杨超越等选手,也让各方看到偶像行业强大的吸金能力和巨大的发展潜力。

《偶像练习生》播出期间,节目独家冠名商农夫山泉线上销售额增长500倍;不仅品牌,视频平台也是直接受益者:爱奇艺2018Q2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的会员服务收入达人民币25亿,同比增长66%;明星2018Q2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明星视频订购用户数达7400万,同比增长121%。

艺恩咨询2018年发布《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》,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将超1000亿元。偶像行业由此步入发展快车道。

次年,爱奇艺、明星、优酷等纷纷推出偶像养成综艺,“一年一度”和S+评级足以显示“爱优腾”的重视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明星视频创造营2020

除哇唧唧哇、乐华娱乐、丝芭文化等头部偶像经纪公司外,传统影视公司、二次元艺人经纪公司、MCN机构、说唱厂牌等也纷纷布局偶像行业,想要从中分一杯羹。

以“创造营”系列为例,《创造营2021》的学员分别来自53家不同的经纪公司(个人学员除外),前三年的数字分别为40、48、47。时尚先生2020年发布的《美好男孩诈骗记:一个寒门练习生的梦想和坠落》一文估计,中国未出道的练习生至少有一万五千人。

参加了《创造营2021》的“知名抖红”张欣尧,背后有“抖音第一MCN”之称的无忧传媒;同样参加这档节目的跨界选手诺言,来自武汉Estar电子竞技俱乐部;“lo圈知名种草姬”谢安然由二次元艺人经纪公司声曜文化输送;硬糖少女303的王艺瑾,INTO1的周柯宇都来自嘉行传媒的全资子公司、以打造新生代偶像艺人为目标的嘉行新悦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eStarPro诺言

偶像选秀看似热闹地搞了四年,但最具影响力的仍旧是2018年的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,随后逐年“疲态”渐显:“青”系豆瓣评分最高的是《偶像练习生》,分数为6.3,之后的几档节目评分均低于6分;“创”系《创造营2021》的豆瓣评分为6.0分,高出《创造101》0.1分,但评分人数少了近2万。

整体而言,豆瓣评分呈下滑趋势,节目出圈难,渐渐成为“三百秀粉”圈地自萌的游戏。

由你音乐研究院统计显示,几年间偶像公司不断洗牌,共有48家经纪公司的练习生最终成团出道,但同时有接近一半的公司在2021年已经退出市场,处在无任何近况的状态。

资本曾一度看好偶像行业。2018年4月,坤音娱乐获得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3000万元的pre-A轮融资;6月,麦锐娱乐获得文投控股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;8月,半年多前才刚刚完成天使轮融资的偶像厂牌AIF又获得了pre-A轮融资。

然而好景不长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包括以上三家公司在内,多数偶像经济公司的融资止于2018年。据Ifeng电影的不完全统计,2019年后,仅好好榜样、缔壹娱乐有过融资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爱奇艺青春有你

小林认为,偶像选秀“一届不如一届”有两方面的原因。

一方面,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借鉴了韩国综艺《PRODUCE 101》的模式,“全民制作人”的新赛制能带给观众十足的新奇感和参与感。但几年下来,赛制没有新突破,对观众的吸引力自然会逐渐下降。

另一方面,优质的偶像需要时间来培养,一茬接一茬的选秀“割”得太快,练习生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练习和沉淀,很难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也不具备辨识度。张艺兴曾在《少年之名》中表达了同样的观点,“今年不应该(急着)做这个节目,前面都已经淘完那么多波了,哪儿还能出什么好苗子?”

相较于“饱和”和“内卷”,用“供过于求”来形容国内的选秀行业更为准确。

“相同类型的练习生太多了。举人体胎盘素针剂价格个例子,在‘青’‘创’系节目里,虽然也会有说唱、布鲁斯这样的音乐风格,但是绝大多数选手唱的都是流行和R&B,像布鲁斯这样的东西,又很少有选手能把它弄好。”小林说。

同时,偶像公司旗下的练习生越来越多,业务能力过关的优质选手却越来越少,观众需要和导师一起体验“世界的参差”。

在寻找中国创客的采访中,甚至连《偶像练习生》总制作人姜滨都说,“这一季是没有问题的,你要让我接着立刻做第二季,再挖同样一茬人来,说老实话,我挖不出来。”

做偶像真的能走“花路”吗?

当年轻的男孩女孩经过层层选拨站上选秀舞台,通往“花路”的大门似乎在向他们打开。

某档选秀节目工作人员小杨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在节目前期,编剧组会一一和选手聊天去了解选手的性格,然后设计环节去放大其中有看点的部分。他强调,只是放大选手的某个部分,而不是故意做一个“点”出来。

“举个例子,有一些性格比较突出的人,比如特别文弱或者什么都敢说,我们就会设计一些高强度或者高压力的环节。比较‘敢’的人在这个环境下可能会有一些突出的表达,观众自然而然就会想看这个人。”小杨认为,这是镜头预判了观众爱看的“点”。

即便节目没有刻意增减选手的镜头,但不可否认的是,镜头量与选手的排名密切相关。

据韩国调查节目《PD手册》,韩国市民团体和仁荷大学研究团队对四季《PRODUCE》系列节目的前五集进行了统计,发现第一轮即淘汰的选手平均镜头仅16秒,而最终出道选手的平均镜头有2分4秒,相差近8倍。

图源: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

也就是说,实力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。国内选秀节目的成团位上,通常站着某一方面的特质足够突出的选手,即“不可替代性”。

在粉丝看来,真金白银的投入理应为偶像换来一条鲜花和掌声铺就的坦途,但事实却应了粉丝的那句话:“用心做节目用脚做运营”。

大多偶像选秀节目选出的,是为期两年的限定团。如果把偶像视作一个两年期的产品,平台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在上线期获得收益。

小杨向娱刺儿(ID:yuci-er)详细地介绍了其中逻辑。选秀节目出道的很多选手都有原生公司,和平台的合约是限定约。而平台的目的是通过限定约尽可能多地赚钱。

“一般来说,宣传效果越好的活动和通告赚的越少,反之亦然。原生公司希望艺人能有持续的曝光,维持更高的热度。但对平台而言,需要在两年内赚更多的钱来弥补制作节目的花销,如果经常上卫视的节目,虽然知名度有了,但团很快就会解散,平台相当于给原生公司做嫁衣。”

同样,粉丝想要的和平台想要的是对立的。粉丝经常吐槽平台,觉得花了这么多钱送喜欢的人出道,但上的通告一个比一个差。但事实就是,质量差的通告比较赚钱。

小杨透露,即便原生公司推荐了不错的资源,但如果对费用不满意,平台可能也会推掉。

“平台当然是哪里给的钱多就去哪里,所以很多卫视的节目都不会去上,因为给的很少,商务、直播、代言这些来钱比较快。比如说上午拍个广告、晚上搞个直播,一天可以赚两份钱;但如果上节目,来回一天、录制两到三天,性价比就比较低。”小杨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

粉丝也没有那么“可靠”。所谓“三月秀粉”,就是指部分只追选秀的粉丝。

很多秀粉关注的是选秀而非某个艺人。在节目播出的过程中,这些粉丝愿意给选手打投做数据送他们出道,节目结束之后,她们就会去找下一个选秀节目,下一个偶像。

小杨认为,禁令有利于行业的发展,能够实现公司的优胜劣汰日本胎盘素按摩膏怎么样。但是对艺人和练习生来说是不够友好的:练习生依旧怀揣梦想,艺人也需要工作,但很多卫视和平台会相应减少对选秀艺人的邀约,练习生和艺人自然也会被淘汰。

没出道的练习生们还能做什么?

偶像选秀的尽头,或许是演员。

选秀节目中成团的偶像们,在出道之后纷纷走入片场,偶像选秀俨然成为了“演员中转站”。

范丞丞继《灵域》后确认出演《左肩有你》,翟潇闻进组拍摄《天官赐福》,杨超越主演《且听凤鸣》《仲夏满天星》等剧,THE9行程表显示,虞书欣、谢可寅、赵小棠、孔雪儿4位成员多数时间在剧组拍戏。

未出道选手也“不甘示弱”。《青春有你2》选手葛鑫怡在《喵,请许愿》中担任女主;《创造101》选手赵尧珂在《御赐小仵作》中担任女二;《青春有你1》选手姚弛出演《你微笑时很美》《放学别走》等。

章子怡在《我就是演员》第三季中曾对偶像金子涵提出质疑:“为什么都要当演员?演员难道是一个很低级的职业吗?”郝蕾则更加犀利,直言“你回去唱跳吧”。

现实情况是,国内的偶像产业并不完善、尚未形成完整的产业链。选秀节目结束后,缺乏打歌舞台的偶像们只能“曲线救国”,通过演戏和综艺增加曝光、维持热度。

图源:新浪微博周洁琼_OFFICIAL

《爆裂舞台》第二期中,周洁琼被淘汰。这位正在转型的新晋演员在微博中写道:“我还是那个热爱舞台的周洁琼,我也会一直保护内心里那颗独属于舞台的小火苗,谢谢你们的相信。”

2020年,小林曾向当时的老板提出建议,认为公司可以在偶像业务之外,增加影视选角方面的工作。

“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新人练习生,她们不光练习唱歌跳舞,也练习表情管理和镜头表现。我觉得可以让他们往演戏那边试一试,多个本事多条路嘛。”

但小林的提议最终被否决了,老板没有告诉他原因。

然而,在广电发文叫停偶像养成选秀的当下,影视行业却成了很多公司的最优选。“我接触到的一些原本在做偶像业务的公司,现在都转做影视了。”小林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

经纪公司尚有回旋的余地,但唱跳练习生们的前路却不甚明朗。

其中一种可能性,是练习生们随着公司的转型而转型。

“公司层面肯定是希望练习生们能够调整、从唱跳转到演艺方向,但是公司也不能压迫或者难为孩子们,他们也不可能一下就开窍了、特别会演戏了。”小林接触到的由偶像经纪向影视方向转型的公司,大多会重新招募合适的人,而不是让之前的练习生转行做演员。

另一种可能性是,作为偶像预备役、以唱跳俱佳为训练目标的练习生们,可以选择专攻音乐或舞蹈。

一些业务能力还算不错的练习生,会选择去声乐机构或舞蹈机构做专职老师。如《偶像练习生》选手张艺凡(男)回沈阳开了舞蹈工作室,还曾晒出担任《创造营2021》舞蹈老师的工作证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张艺凡YiF1111

但小林直言,深耕专业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。“尤其是音乐,现在音乐圈比较好的公司都非常看重原创能力,他们看中的是你的作品和脑子里的干货,但你从选秀里也能感觉到,这样的练习生毕竟是少数吃胎盘素的功效与作用。”

其次,做网红,拍情景短剧或者短视频,做自媒体账号也成了一些练习生的选择。

然而,网红也不是一天就能“炼”成的。小林认识的所有练习生里,只有小C的“副业”做得不错,而他已经做了两年之久:“他平时就在公司认真训练,今年还去面试了《青春有你3》和《创造营2021》,训练之余自己写脚本拍视频,经营自己的短视频账号。”

还有一些干脆转到完全无关的行业,或者听从家里的安排。如《创造101》选手陈语嫣迄今还在迪士尼工作;选手江璟儿被SDT老板求婚,9月9日刚刚举办婚礼。

小林认为,“有实力有专业度的练习生,还是会有比较好的出路,而各方面都不行的,自然会被淘汰掉。这是比较合理的。”

过去一周,娱刺儿(ID:yuci-er)还探访了北京三里屯附近的偶像公司。在知名服装品牌BM店中,我们见到了《创造营2019》选手蔡正杰,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,在柜台负责收银的工作。即使戴着口罩,也帅的很突出。

说明来意后,他礼貌地拒绝了访谈,一边说“不好意思,帮不到你了”,一边送给我们一瓶矿泉水。

谈话的最后,他说,“我只能告诉你,工作不分高低贵贱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小林、小杨、小C均为化名。)

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

娱刺儿是小猬科技旗下文娱报道账号,专注于综艺、影视、音乐等文娱行业报道,刺探未来文娱产业的方向。

------ THE END 正文结尾 ------

想了解更多日本整容的内幕,医生的案例,避免医美陷阱,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: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品牌,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

预约微信:tianranmeiren(天然美人的全拼)


------ 奇异鸟提醒您:整容有风险,下刀需谨慎! ------

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品牌,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,深耕医美方向,科普各种整形手术,揭秘医美骗局,如果您想悄悄变美,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,请联系我们,关于整形,奇异鸟有非常正的三观、良心的指导、专业的服务!

微信公众号:奇异鸟在东京

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,保存至本地相册,打开微信-扫一扫,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
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:

tianranmeiren(天然美人的全拼)

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,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,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,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,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。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:

qyn1314251

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

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

-END-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igaosheng.com/stars/117726.html

评论